联系方式

站长:
联系人:赵先生
手机:18183869808

QQ 64816414
保健茶:

联系人:罗小姐

电话:15368244381

QQ 834856496

湛江日报,猫须草的青青草绿幽幽药香
发布者:findallove 类型:猫须草 发布时间:2018-6-19 2:23:13 浏览:5826次 [发布评论] [文章发布]

  在热闹的港城街头,仍保留着一种古老的行业——摆地摊卖山草药,市民爱到这些流动地摊前,花几块钱买一束回去煮水,可洗痒消暑治咳等。

  山草药摊主多来自农村,一边采药一边摆卖,一般是夫妻或父子档,一天赚个百来几十块钱。

  采药、卖药,干这行容易吗?他们有着怎样的生活呢?记者走近这群边缘职业人。

  永不消失的草药情怀

  走在赤霞两区的各个热闹菜市场,会见到在路边摆卖的几家山草药地摊,马齿苋、天基黄、松根藤、金钱草、地胆头、白茅根……这些生长在山头溪边的野菜草药,大部分刚采撷回来,青翠欲滴,摊前弥漫着新鲜的草药香。买菜的市民,顺手花几块钱就可买回一大束草药,回家煮水,清热降火。

  周叔在北桥等市场摆卖山草药20多年,他对山草药近乎执着地偏爱。周叔过去与儿子一起去到野外采药,现在年纪一大把了,就多让儿子独个去采,自己守档,除了个别草药要从外地进货外,大部分都可以自采,林林总总有好几十种。

  由于摆摊久了,很多街坊都认识周叔。人缘好生意便好,一天下来多时有一两百块钱收入,少的时候有几十元。

  周叔家住效区农村,祖辈都是行医的,自小就对草药有兴趣,学得一身行医“土功夫”,以前他还跟着父亲当过赤脚医生,现在村民大多到医院看病了,他还丢不下这行业饭碗,就和儿子采药到闹市区摆卖。

  周叔说,干这行的,起码要懂得各类草药,知其功效。这些草药挡主,多是从前走江湖的郎中。以前,那家人生小病或损伤了手脚,就请他们采草药治病疗伤,一次赚那几元或几十元,他们一般是亦农亦医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社会分工的细化,人们有病或跌伤大多往医院走,上门请他们采草药治病的人大为减少。

  周叔说干了这么久了,对这些草啊花啊木啊,都有感情了,幸好儿子已长大了,现在每天都骑着摩托车到农村去采药。周叔常向儿子强调,希望继承他的“衣钵”,精益求精,经营好山草药,让祖宗的好东西永不消失。

  采药人心中有片蓝天

  雷州半岛一马平川,土地肥沃,田埂地角林间杂草灌木丛生,锄草的农民总嫌杂草灌木长得快,采药人却希望它快长。

  在遂溪、麻章的农村田野,人们常见到一位40多岁的妇女,骑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,车上绑着两个大竹筐,带着一把小锄头一把弯刀,到处兜转,那个小山头或田间的水草灌木丰茂,她就拼命往里面钻,割草斩木挖根,满身大汗,竹筐里的含羞草、地茅根渐渐就满了,旁人常问:“你挖这些东西干嘛?”她会整一整乱蓬蓬的头发:“是山草药,都是宝哩。”

  她姓李,来自廉江农村,夫家祖辈采药行医,10多年前一场大雨,把她一家所住的房子被冲塌后,就和丈夫儿女走出山沟,来到湛江寄住在亲戚家中,和丈夫干这不要本钱的采药生意:上午与丈夫分别在百园、北桥市场摆草药摊,下午她就自己骑车出去乡下采药。

  李姨说,小时家穷,她读书不多,可长年跟着丈夫采药,长在红土地上的杂草乱木她都能叫出名来,并知其药性。她指着筐里山草药对记者说,这是鹅仔草,可以治鼻炎,那是猫须草,长长的是四方草,一块一块的是生姜,煮水吃了都可以降火,湛江天气炎热,需要这些草消暑的人很多……咳嗽了可以吃红葱,艾草可以洗痒除臭,熬汤来喝还是咱穷人家强身壮体的良药……

  每天翻山趟溪钻林去采草药,李姨说习惯了这种辛劳。只是以前草深林密,采药时会被蜂蛰蛇咬,所以身边要备解毒药。现在荒坡地越来越少,溪边都开垦了,不但蛇虫没了影,连草药也越来越少了,以前在城郊可随手挖到的(草药),现在要到几十公里外的乡村去挖。

  回家后,李姨还要把草药分类,常要忙到很晚,次日上午,就到百园市场摆卖。

  青山留不住的幽梦

  在挨近工农市场的一条小巷里,有五六家卖草药的小摊,在太阳伞下就地摆卖。他们既卖草药,也收购草药,早上,一小车一小车的山草药从各地拉来,在这里估价,平常的草药百来块一车,从广西等地进来的稀缺草药卖几百元一车,卖不完的就地晒干留用。

  这里开档近10年的邓姨说,自己每天早上5点多就要过来开门,那些新鲜的草药都是采药者每天早上拿过来卖的,她说,我要是来迟了,别人都抢买光了。

  邓姨说,她也来自农村,原本不懂什么草药,可家公懂,她在旁边看多了记多了也就慢慢学会了。她说,日子还是比乡下好过很多,这些草药一年四季都有人要,特别是湛江人都习惯用它了。

  见有人过来买草药,她马上起身,殷勤招呼客人。客人挑了几味草药,她也不用秤,用手抓起一把掂量一下,就装进袋子里递给客人。她笑说,这位客人常来光顾她,都是老顾客了,亏一点无所谓,并且这些(草药)都是自己种的。

  邓姨感叹道,现在除了自家庭院种有那10多种草药外,其余都是靠进货,且大部分是靠广西那边供货,自己很少出去采药了,城郊山坡上可采的药越来越少了,真担心这一行干不久了——草药真是个好东西,药性一般比较温和,市民都接受它!

  她继续解释她的担心,“现在到处都开垦,连山头都种满桉树林,草药无处藏身,农民大量洒放农药,长在田边的草也被毒死了,过度开发,会遭报复的!”

  她说,以前跟家里人一出去,满地都是各种草药,一两个小时就可采一大箩,连灵芝等好草药都有,她能看到的山头溪边草药有几百种,现在就剩下那么简单的几十种,况且一天下来也采不到自己所要的那几种药。

  邓姨无限回忆道,20年前,她常到湖光的交椅岭去采药,那时还是山高林密,很多草药都有,甭提多高兴,现在只见到农作物和一些粗生藓类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,心痛哩,连作梦都不得安宁!

     

源地址:http://www.zaqi.net/files_view.asp?files_id=4521
上一篇:理大耗2年研究‧貓鬚草製藥防癌
下一篇:[国际日报]阿婆的心愿,猫须草情节
零售:¥20元
批发:¥18元
零售:¥68元
批发:¥55元
零售:¥96元
批发:¥72元
零售:¥270元
批发:¥220元
滇ICP备09066549号 2006-2016 杂器网络版权所有  免责声明